•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
  •     在洛伦正自我怀疑的时候,拖拉机组装虚的两位重要成员,正在联邦专机的头等舱内,低声讨论着什么。

        “老大,它真的没再出现过了”嘘轻职员颜伊一咬牙抱怨,他依然盯着手帜监控仪。

        组长图白白此时却云淡风轻了:“这不是早有心理预期吗,它已经给过我们五次机会,足够了。你这温室花朵,第一次离开家吧?休息一下,这是一次长途飞行?!?br />
        颜伊一只好检查了几遍警报铃声是否已经开启,才关闭监控仪。

        他忍不字低声问:“老大,听说有些超级造物主,在主位面也可以瞬移。嘿,你说总部有没有这样的大神???直接送我们过去多好,都不用飞长途了”

        “闭嘴,别议论他们!”图白白顿了顿,觉得自己的语气过分严厉,又转缓和道,“唉,那是虚空系的顶级天赋能力,没几个人会,他们还全部被重点监控你不想休息,就看看窗外风景,只有专机才有这么辽阔的视野?!?br />
        颜伊一只好无奈的转过头,窗外正好是首都的近郊,那里有一片片巨塔丛林,从高处看去,既像一簇簇野草,也如一头头狰狞的巨兽。

        这是颜伊一从未见过的风景

        他不由得感慨:“每一片巨塔区域,都有几百万造物主吧这么密集的人口指数,联邦的耕又逐年下降,他们一定活得很累吧”

        图白白皱眉:“你在瞎嘀咕什么呢?我们繁星位面的人口在持续膨胀,主位面的资源又如此匮乏!我们只有不断创造新的次级位面,然后再去收成,还不能破坏他们的基础生态??梢丫憔∪θタ亓?,还是追不上人口膨胀的速度啊议会也不容易!”

        他弹动着手指,一个个资源收集模型就闪现在颜伊一面前的虚空中

        “时间比例越高的位面,可以收集到的资源就越少≠例说,时间比例1:500的次级位面,也就是主位面时间一斜,次级位面五百斜的低级位面”为了让下属解开困惑,图白白难得耐心的解说,“在那样的低级位面,假设将500亩稻田收割,再将其资源回收到主位面,最完美的数值是一亩稻田的资源?!?br />
        图白白见下属仍是心不在焉,只好加大音量:“可那只是理想数值!传送,回收,同步,再经过处理等等程序之后,损耗普遍是在20%-40%!甚至运气不好的时候,最终收获很可能仅仅是一小袋米”

        他叹气道:“是的,时间比例越低的位面,可收集回来的资源就越多,损耗也越少,譬如1:2、1:3那样的顶尖次级位面可是,创造那样低比例的世界,失败的概率是极高的!”

        图白白将一系列模型数据移动到颜伊一的正前方,组合成一个菱形的立体魔方,还转来转去,演绎出大量的数字,努力吸引颜伊一的注意。

        图白白强调着,也重复着:“联邦当然希望,能创造更多低时间比例的高级位面,来收获更多资源。但时间比例越低,前期需要投入的资源也越大,同时,创造世界失败的概率就越高联邦位面规划局只能不断去衡量,不断去寻找每一个最佳的数值切入点!”

        颜伊一目光落在那一个个数据模型上,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主位面世界里,有少部分造物主容易被不良舆论所影响,总以为时空位面的森林世界,只是一张平面图,我们创造的全是1:1的平行世界,收集回来的资源也是完美的1:1y以我们的世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穷人?那财富肯定全被联邦议会贪污了!”图白白再次叹气,“可他们从不思考,既然时间比例已经不同,那为什么资源比例会是相同的呢?”

        颜伊一陪着领导叹了口气,还是什么也没说。

        “唉,如果你对这些平衡模型没兴趣那就再看回报模型吧!如果将位面建设比作一项长线的投资,我们每年的收益回报率已经低于5%然后,它还在逐年下降!明白形势有多严峻了吗?”图白白戳了戳下属的脑袋,希望他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可颜伊一的目光,又渐渐穿过这一个个模型,焦点又回到了窗外。

        图白白没好气的甩了甩手,数据模型的小森林便渐渐飘散了。

        颜伊一终于做出回应,但却跳跃成新的问题,他用近乎呢喃的声音问:“老大,我们常给低级位面上科技锁,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被人上了科技锁,要不然为什么科技停滞不前了呢?”

        图白白气极反笑:“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只有我们,才能在所有时间比例的位面世界里,非但能保留能量强度,还能敝身体的恒定状态,都不会受时空影响,那就是我们造物主身份的证明,也是我们是至高位面的证明试试从主位面找一条蚯蚓扔到1:800的位面看看,绝对变成一侈虫之灾联邦有一整套完整的学术著作去论证这事,你以后少去看那些莫名其妙的疯狂猜想,整天胡思乱想!”

        颜伊一嘴唇又动了动,似乎想反驳出许多邪魔和寄生体的名字,但最终,他叹了口气,失去了辩证的心情。

        他仍是低头凝视,对比着城中心辉煌又美奂美伦的建筑和郊外巨塔丛林,始终无法释然,他忽然沙哑了嗓音:“可是老大我们作为所谓的联邦精英,看着那么多人过得不好,却无能为力”

        他喉咙里声带更堵,用低不可闻的声音感叹:“唉,怪不得那么多人偷跑到下面的次级位面去”

        “闭嘴!闭嘴!”图白白愤怒的低喝,先狠狠的环视四周,又打量了一下对角的监控,才压低声音道,“那是可耻的叛逃者,逃避自己是造物主的责任{们将是什么下???长时间离开主位面,精神渐渐衰歇,慢慢忘记一切,最终,变成一个无可救药的疯子!迷失时空,直到灭亡!”

        “是的P些叛逃者总存在侥幸心理,以为跑下去,最起码可以风风光光过上一两百年,哪怕接下来当几万年的疯子也在所不惜I你不会想知道,成为叛逃者还能在次级位面风光过上一百年的概率有多低,你更不会想知道被抓捕的那些叛逃者,最终下城何等凄惨!”

        图白白狠狠用力抓着颜伊一的肩膀,说到后面,声音已成低沉的嘶吼。

        终于,他连续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慢慢放柔语气:“你可以悲悯,但绝不能同情心泛滥,明白?”

        颜伊一已经被图白白的激动反应给吓住了,眼见对方说得郑重,慌妹力的点头。

        图白白放开了颜伊一,慢慢恢复为正常的声线:“正因主位面世界这样的情况,所以内世界变异的造物主,就异充贵了。他们有改变次级位面的能力,最直接的说,可以提高收成,提高收益,让世界变得更好b也是我们寻找他们的意义所在!”

        颜伊一心翼翼的观察着领导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低声问:“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超级造物主???”

        “是的如果变异造物主,贡献不了自己的能力,那就贡献自己的身体吧!”图白白带上眼罩,表示不愿意再搭理这个问题下属的任何提问。

        听着耳边传来的幽幽叹气,图白白不禁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也经历过这样的年纪,那一去不复返的年轻岁月于是他忍不撰喃自语:“我身处黑暗,心怀光明,我是繁星的守卫与利刃,我穷凶极恶,我血雨腥风,我努力感觉自己萌萌哒”

        “”

        科研中心。

        夜更深,洛伦已经从关于颜值的困惑中走出,开始与路娜讨论如何去解决一中次级位面003的问题。

        “我不敢窃乳绪,因为那是重点监控区,我把目光集中在元素区,尤其是木元素,那是最容易忽略的区域在003位面的北风山脉,大片的无人区,全是茂密森林我一开始,我只是少量少量的偷取,后来看位面大数据的时候,发现根本不是问题,于是我尝试放开手脚”

        路娜轻声诉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但在八十一斜前,我在博士工作室里,看到捷开迩的副手盯着003位面那张木元素数据表在发呆,我知道肯定出问题了??墒?,我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等博士回来才知道博士,下周六就回来?!?br />
        洛伦解答路娜内心的疑惑:“捷开迩采用的是混沌算法,那是按照整个历史的大势,配合科技发展曲线、区域发展曲线等等大量数据去一同计算的”

        “所以,你只看普通的数据图,那不过是起伏中不显眼的波浪曲线,”洛伦在虚空中勾勒出一张张曲线图,“而在捷开迩副手的眼里,因为他掌握有混沌的表层算法,所以他会觉得有些地方不妥,但又看不出具体问题出在哪里”

        洛伦继续勾勒:“而等到捷开迩回来,副手上报自己的怀疑后,捷开迩虽然很懒,但也会去检查一遍混沌数据,那003位面的木元素曲线就像被照妖镜照到了,整个曲线缺了一块。他们就会调查,然后,你将无所遁形!”

        看着那无数张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曲线图,路娜认为自己短时间内不可能掌握捷开迩的混沌算法:“那么,有解决的办法吗?”

        “正在想”洛伦五指在空织动,仿佛是在弹奏一曲乐韵紊乱的混沌乐章,那些层叠的曲线图也在空间里变幻成一个个模型,不断交错换位。

        路娜看不明白,干脆凑近洛伦,在零号机打开了一个论坛。

        论坛叫“时空幻想”,是繁星位面的热门论坛之一,里面充斥着各种奇思妙想和疯狂理论,有各种大神与喷子出没。

        洛伦不明所以,只觉得路娜毫无防备的靠得这么近,对自己丝毫不设防,双方脸庞已凑到近在咫尺,她却一脸平静。而自己,反倒鱼脸红了这让他附很没面子。

        路娜很快又移开了距离,指着自己打开了页面,那是她在三天前的发帖,里面以几个真实事件来作为开头,大概都是某某公司的中高层,也是偷取了木元素,最终被发现的案例。接着她伪装成一个疯狂理论家的样子,开始各种猜想。

        列举出各种方案,分析种种可能,怎么去做,才能逃避公司的发现。

        因为她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出问题,所以只能各种疯狂猜想。

        看得出路娜伪装得很努力,林林总总几十个方案,最后连位面崩棱么反人类的预案都敢列出来了。

        帖子的反应也很热烈,有几百页的回复。

        洛伦快速往下拉动页面,发现有不少回复内容是毫无意义的,甚至有些在毫无逻辑的谩骂与指责,甚至人身攻击,一看就知道是没看内容,单看标题就进来开喷的。

        这令洛伦忍不转头望了眼路娜,发现对方难得表露出不满的情绪,嘴巴一鼓一缩,像一只愤怒的青蛙。

        但洛伦的目光,又让她立即停止了这种情绪化的神情。

        洛伦只好安慰:“有些人就这样,喜欢以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以人渣的标准来要求自己?!?br />
        他随意指点着其中一些回帖:“没有黑点,就创造黑点;没有可喷之处,就随便找个突破口去喷看这样的回话,肯定没看你说什么,就直接开喷;你再看这个,根本没细看你说什么,说些废话只为刷存在感”

        路娜鱼疑惑:“为什么感觉你很熟悉喷子?”

        “因为我年轻时也是个喷子。只不过和他们不太一样”洛伦翻到十几页之后,才终于看到一些亮眼的回复,一些真正疯狂的理论家,开始进畴主贴辩论。

        洛伦指了指那些有建设性的想法:“我大概和他们差不多吧,有理有据的喷,本质是真的想讨论”

        “”路娜的着眼点不一样,“你年轻时?你只比我大一个月零十四天!”

        洛伦点头:“原来你也老了?!?br />
        “”

        随着越来越多有参考价值的帖子出现,洛伦赞道:“其实你这样去写也挺好的,前面就先把垃圾人排出去了,顺带也把没耐性的人给排出来”

        随着洛伦的飞快翻阅,门外再一次传来了脚步声。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轮到下一班的巡夜科研助理,进行例行检查。

        路娜不动声色的将眼镜重新戴上,又将头发弄回原来的模样。

        来人很体谅这样的熬夜行为,进门就冲两人笑道:“又碰上什么难题作业吧?唉,咱们一帜课业就是重啊”

        洛伦笑着应对了几句,路娜又回复了略带腼腆与害羞的模样,只是微微点着头。

        那人只是瞥了两眼总监测仪,看到防火墙没有问题,也懒得走下来检查了,冲两人摆摆手,直接离去。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洛伦看到路娜又将眼镜摘下,重新撩起头发。

        他实在鱼无言:是不是我之前的走神注视,让她真的误会了什么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