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
  •     对???

        你们居然没有?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农庄医生望向自己的老板,不是说好的龙骑士团用是上帝荣光的守护者,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法术。

        能够给人治病的精神科医生嘴皮子从来都不是吹出来的,一般人还真就比不上。

        李白拐着弯嘲讽龙骑士团的时候,顺带着把可怜的医生也给踹进牛角尖里去了。

        这么得罪老板,就不怕以后被穿鞋?!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李白同学就喜欢我虐你千百遍,你却依旧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666!

        跟大魔头放对的可怜圣骑士,就是这样被怼到心塞,是真的心塞。

        通常情况下,李白同学并不随便杀人。

        死在他手上的往往都是连老天爷都救不了的倒霉孩子。

        就像突然被强塞了一嘴的苍蝇,差点儿一口老血吐将出来的古拉诺夫扎拉列维奇强忍着怒气,瓮声道:“我,我们没有,这不是上帝的荣光这个恶魔怎么会这种神圣的法术?!?br />
        要不是圣骑士安德里亚斯帕拉盾够使用“大地震怒”,这位龙骑士团团长恐怕得喷李大魔头一脸的科学。

        有些人就是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法律;

        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上帝;

        你跟他讲上帝,他又跟你讲科学,反正总之都是他对。

        此时此刻满肚子MMP的龙骑士团团长古拉诺夫大概也是这么想的,这辈子都没今天这么扎心过。

        他被气得差点儿忘了圣骑士安德里亚斯的生命体征都已经稳定下来。

        不过在这个时候,有气也得受着,最后只好默默的怒视着大魔头,却依然想不明白,对方怎么会这种手段。

        一定不是“神圣治愈术”,一定不是

        就在连续被扎心的古拉诺夫满脑子碎碎念的时候,农庄医生倒是毫无所觉,他热切的看着李白,说道:“李医生,您能不能教我‘神圣治愈术’,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对了,东方学习这样的本事,好像用叫矢,我能够这样叫您吗?矢!”

        “不行,你的信仰还不够虔诚?!?br />
        李白一脸嫌弃的摇了曳,这种手段怎么可能教给洋毛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徒弟或许还听话,但是徒弟的徒弟呢?

        “我一定会虔诚起来的,一定!”

        农庄医生满脸诚惶诚恐,他知道自己的信仰比不上龙骑士老爷们,平日里喜欢喝点衅,赌上一两把,或者跟自己的骚浪贱女助手来上一发,有时候甚至还会忘记做礼拜。

        李白的这句话敲戳中了他的心底。

        李白笑着说道:“哈哈哈你能坚持每一天吗?每一天!”

        一件事情一天都做好很容易,但是想要天天都做好,那就很难了。

        “我”

        农庄医生卡了壳,他是一个务实的德国人,绝对不会轻易为此说谎。

        李白拍着对方的肩膀,开解道:“做一个正常的人不是挺好吗?人总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这才是人,不要勉强自己去做那些做不到的事情?!?br />
        凡人总是想要这个,想要那个,最终却什么都得不到。

        与其想的那么多,倒还不如好好把握现在拥有的,老老实实当一个农庄的医生不是挺好吗?

        圣骑士安德里亚斯还是坚持到了慕尼黑的大型专业医院。

        运输直升机刚一落地,等候的医疗人员第一时间将其送进了手术室,进行专业的诊断治疗。

        正如李白的琉璃心所“看到”的那样,安德里亚斯突发性心肌梗塞,即使被罡气和法术联手疏导,依然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而且要搭的还不止一根。

        心脏搭桥就像电路板上跳飞线,这一段堵上了,就另外插根管子绕过去。

        这个手术现如今已经非常成熟,风险已经降到了很低。

        不过龙骑士团团长古拉诺夫守在手术室外面,十分担心的走来走去。

        农庄医生搓着手耐心等待着,只是被老板晃的有点眼花。

        李白换了一身手术服,站在手术室内,三尺半径的琉璃心可以在不干扰手术医生的情况下,刚好覆盖到手术台和手术部位。

        借着龙骑士团的关系,他白蹭了一次手术观摩的机会,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做是积累经验,以后万一用得上呢?

        正常情况肯定是轮不到他,只有遇到突发和意外时,或许可以救活一条人命。

        琉璃心笼罩范围内,手术的每一个步骤都事无巨细的映射入他的心神内,仔细记下了全部的操作步骤。

        对于这位好学的东方同行,主刀医生甚至还会解释两句,提点注意事项和一些技巧。

        虽然听完以后,不可能立刻就有资格操刀,但是对于李白这位好奇的初学者来说,几乎处处都是重点。

        李大魔头津津有味的看着同行们给别人开胸挖心,满手血腥。

        被他留在农庄里的大旋女当然没有老老实实的留在客房。

        有清瑶妖女在,怎么可能会有老实这个词?

        单纯善良的徐鲤被清瑶姐姐骗去了一个叫做酒吧的地方。

        狡猾的青蛟说那里有好喝的果汁,所以叙鱼就傻傻的跟着去了。

        还真是好骗!

        要不是因为需要借助璃珠领域躲避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压制,清瑶妖女才懒得带这条又蠢又笨的叙鱼。

        不过徐鲤还真的喝到了香甜的果汁。

        毕竟酒吧不可能真的只供应酒,一些鸡尾酒的配料也是可以单独拿出来卖的。

        “血腥玛丽,加大份儿的!”

        年轻的调酒师一边冲着清瑶妖女抛着媚眼儿,一边将精心调好的鸡尾酒放到吧台上,随即又开始卖弄般的花式调酒。

        龙骑士团团长的农庄里有杂货店,有酗所,自然也有衅吧,毕竟这是一座有上百户人家的小村庄。

        酒吧里什么酒都有,还有一位手艺精湛的年轻调酒师,农庄里的酗子小姑娘们总是喜欢过来喝一杯。

        下班了的大叔大伯们也喜欢到这里来,要个三明治或者切一根香肠,配上一杯衅,就当作是自己的晚饭。

        龙骑士团的私兵们齐聚农庄,让酒吧生意一下子变得爆火。

        只不过今天晚上酒吧里的气氛有点奇怪,长长的吧台边只有清瑶和洪璃两个妖女,方圆十米范围内,除了调酒师就再没有其他人。

        那些熬不过酒馋的人端着自己的酒杯,三三两两坐在周围角落里,只敢小声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那些在门外露天摆开桌椅的人也同样不敢大声喧哗。

        白天在农庄外装甲阵地的一战,给不少人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心理阴影,私兵们见到清瑶妖女就像见了鬼似的,有多远就躲多远,打死都不敢靠近。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嘻嘻”

        公子不在家,妖女又溜出来偷喝酒,接过酒杯,将鲜红如血的“血腥玛丽”一饮而尽,李白不在,她可是放开胆儿的猛灌。

        伏特加当基酒,再配上其他蔬果,正和妖女的口味。

        只是徐鲤一闻到伏特加的浓烈酒精味,立刻就败退了。

        “嗨,美女,晚上有空吗?能不能留个电话?”

        不知死活的年轻调酒师显然很博爱,胆大包天的撩一撩两位来自东方的年轻姑娘。

        “你说什么?打我电话吗?”

        清瑶妖女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网络在线直播APP,打算把对方发展为自己的观众。

        因为语言不通,两位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酗子又用了法语,意大利语,俄语和西班牙语重复了一遍。

        倒是没有看出来,这位年轻调酒师还懂得多国语言。

        看到清瑶妖女依旧一脸茫然,年轻的调酒驶好换一种方式,露出胳膊,开始炫耀自己的肱二头肌,做了几个健美的姿势,显示自己的力量。

        匀称的肌肉疙瘩块垒分明,像这样秀出来还是很能吸引异性,农庄里不少妹子曾经就这样被他钓上手。

        “??!明白,你说自己很有力气是吧?想要比一比吗?”

        清瑶妖女似乎“看懂了”,点着头也比划着自己的小胳膊。

        “怎么样?哥哥这身板儿倍儿棒,技术超好,姑娘,有没有兴趣来一发?”

        年轻调酒师自以为对方懂了,乐得眉开眼笑,更加卖力的做了几个能够突出肌肉感的动作。

        徐鲤一脸懵逼,这个人类特么脑子有病吧?!

        她想着要不要把公子叫回来,给对方治一治。

        “好??!各练各的?还是单挑?”

        清瑶妖女很有兴趣在喝酒之余,再加点儿其他形戏助助兴。

        “那就说定了?!?br />
        年轻调酒师向清瑶妖女伸出手,想要捉浊只宛若凝脂的柔夷,大占便宜。

        “单挑,掰手腕?这个我喜欢!”

        清瑶妖女一把抓自方的手,狠狠往桌面上一拍。

        “啊”

        荡气回肠的惨叫声在酒吧大厅里足足回荡了半分钟。

        “我的手!??!我的手干了什么?”

        还没来得及感受到那一份柔软,在下一秒,年轻调酒师难以置信地看到自己手竟然嵌进了台面上厚厚的木板中,随即而来的痛彻心肺,几乎要使他晕过去。

        他站在吧台后面又叫又跳,却拔不出自己的手。

        “呃O柴!”

        清瑶妖女悻悻然收回手,原来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

      手机阅读访问:m.www.rdlz.net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