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
  •     “赵高,你到底埋在何处?”

        赵府后院更加阴森恐怖,无数大树和层层叠叠的房屋回廊交织在一起,地面到处都是倒塌散落的物品,已经被疯狂生长的荆棘和野草完全覆盖。

        头上缠着白布脸上带着面具的赵高手里提着一盏灯笼在密密麻麻的荆棘野草之中慢慢寻找,胡亥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低声喝问。

        “公子莫急,当初高就将其埋在书房门前的桂树下,书房就在前面,马上就到”

        赵高低声回答之中带着胡亥继续往前慢慢走,脚下时不时会碰到倒塌门窗座椅和破碎的陶器等物,发出巷哗啦的声音,在幽静的夜里显的异冲晰。

        差不多两刻之后,两人在杂乱的院子兜兜转转终于还是让赵高确定了当时埋下圣旨的位置,不过却被几口破碎的陶缸和一堆杂物掩埋在下面。

        “公子,就在下面!”

        “我帮你拿灯笼,你赶紧动手挖出来!”胡亥瞬间激动无比,接过赵高手里的灯笼,赵高便弯腰埋头开始清理杂物。

        巷哗啦的声音掩盖下,陈勇已经进入后院,慢慢摸到距离赵高二人不到十丈的距离,躲在一丛荆棘后面看着正在翻找的赵高,紧张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在灯笼的光芒映照下,赵高的身形看得一冲楚,苗人衣饰,带着面具,整个咸阳找不出来第二个如此装扮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勇感觉度日如年,赵高沮眼前,只要他冲上去一刀杀了,侯爷安排的这个任务也算是完成了,那么也不会连累麻蛋等一群同伴,但眼下对方却有两个人,他担心自己无法对付,万一放跑了赵高甚至被杀,那么便会耽误侯爷的大事,于是只能焦急的等待同伴的到来。

        忐忑纠结不安之中,赵高已经慢慢将杂物清理干净,最后在巨大的桂树下翻开一块石板,从里面拿出来一口木箱。

        “公子,找到了!”赵高打开木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狭长的木匣递给胡亥。

        “找到便好,快给我看看!”胡亥抢过木匣,打开只看一眼,浑身猛然一个哆嗦,赵高没有骗他,正是让他有机会当上皇帝的宝贝。

        “此地不宜久留,快快离开!”

        胡亥心花怒放的将木匣收入囊中,两人便提着灯笼一前一后沿路返回往,很快就到了距离陈勇不到一丈的距离。

        “哗啦~”就在陈勇紧握匕首准备冲出去冒险一搏的时候,突然一声轻微的声响从前院传来,同时还有扑扑楞楞夜鸟惊动的声音。

        “嘘,有人!”

        赵高停下来转头看着胡亥,瞬间感觉后背发凉,而胡亥同样惊恐的腿肚子转筋,如果他们今晚的举动被人发现,莫说他以后当皇帝了,还能不能当公子都难说,说不定会被皇帝废为庶人赶出皇宫。

        就在赵高和胡亥两人惊恐愣神的瞬间,陈勇手握匕首准备扑出去,机会千载难逢,方才的声音肯定是麻蛋等人已经进入了院子,如果自己能够杀死赵高最好,如果杀不死刺伤也能阻挡赵高逃走,麻蛋等人听到动静赶过来赵高也必死无疑,因为一旦到了大街上,在想要杀死赵高非厂难不说,而且惊动禁军所有人都会死。

        “赵高受死!”

        几乎在陈勇站起来的同时,侧面一丛枯草当中,随着一声极其低沉的怒吼,一道瘦高的黑影扑了出来。

        噗嗤~

        瘦高的黑影手中的短刃捅进了赵高的腹部。

        “啊~”赵高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但瞬即被狠狠一拳砸在嘴上,木头面具四分五裂,赵高闷哼一声翻倒在地。

        “啊~”提着灯笼的胡亥发出一声惊恐的鬼叫。

        瘦高的人影转头看了胡亥一眼,提着血淋淋的短刃转身扑上来。

        胡亥亡魂大冒,也顾不得赵高提着灯笼转身就逃。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着瘦高的家伙去追胡亥,陈勇终于扑了出去,狠狠一刀插入椅晃爬起来的赵高的腰上。

        “滚开!”一阵凉风从身后袭来,陈勇来不及转身,只能下意识的往旁边躲开,但随即被一只大脚踹在后背上,脚下被荆棘绊妆接栽倒下去。

        “你你你是何人?”赵高此时披头散发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面孔,本来就翻卷的嘴唇和满嘴的豁牙血肉模糊,看着夜色下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人感觉像做梦一样。

        他在皇宫整整躲藏了两年多从未出宫一步,但没想到今天刚刚出来,竟然就会被人盯上,而且是两个杀手一起出手,绝对是无路可逃的地步。

        血水顺着腹部和腰部的伤口哗哗啦啦往下流淌,刺痛之中赵高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但他却很想看清楚眼前杀他之人。

        “赵高,你可还认得我!”瘦高乞丐缓缓撩开遮盖脸颊的乱发,露出一张看起来同样有些狰狞恐怖的面孔,鼻子歪斜,脸上一个凹坑,不过五官还是能够分辨清晰。

        “你你是李归?”看着这张椅模糊的脸,赵高却一眼认了出来,惊恐之下思维都清晰了几分。

        “呵呵哈哈哈哈你认得便好,某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回到咸阳就是要把你千刀万剐,今日你就准备好好享受吧”

        李归似笑似哭的说完,手中短刃一挥而下将赵高的嘴巴从左到右完全划开,翻卷的血肉之中血水汩汩而出,整张脸都几乎分开耷拉下来,赵高只能跪在地上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

        陈勇此时已经翻身爬了起来,死死盯着李归一字一句的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必须杀死赵高,不然无法回去交差!”

        “哈哈,赵高,想不到你作恶多端,竟然有这么多人想杀你,不过凡事讲求先来后到,我与赵高有血海深仇,他必须死的很慢,我要让他经受千刀万剐之苦方能泄我心头之恨,等我慢慢折磨死他,自然把他的尸体给你拿回去交差!”李归说话之时一刀下去,赵高一只耳朵被切掉,而此时赵高已经痛的彻底昏迷过去。

        此时外院也传来呵斥追逐之声,巷哗啦之中,一股火光慢慢燃烧起来,用是胡亥失落的灯笼点燃了荆棘野草。

        陈勇心中焦急,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瘦高乞丐武功非常不凡,他虽然跟着陈虎和侯府的侍卫训练过一些刀剑的格斗之术,但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个乞丐的对手,眼下灯笼引燃赵府的荆棘野草,火光亮起很快就会招来禁军,若是两人纠缠太久,说不恶天所有人都只能死在这里,想到这里,陈勇把手指含在嘴里打个呼哨。

        “统领在后院,快走!”

        此时进入外院的麻蛋等人受到逃跑的胡亥干扰,正在混乱的到处寻找赵高和陈勇,不过其中一个追上慌乱的胡亥,发现并不是赵高,稍微一个犹豫,胡亥把灯笼丢过来阻挡一下之后钻入荒草之中,结果灯笼点燃了野草,慌乱之中听见后院传来的呼哨声,一群少年立刻手持匕首直奔后院而来,然后很快就看到了和瘦高乞丐对峙的陈勇。

        “统领,赵高如何,火势越来越大,再不离开来不及了?”一个少年低吼。

        “希望你看见我们的决心,我必须看到赵高人头落地,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陈勇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如果此时一群人一拥而上,瘦高乞丐必死无疑,但一群同伴或许也会有人受伤,然后必然逃不脱禁军的追赶和搜捕,说不定最后会把侯爷暴露出来。

        瘦高乞丐看着一圈手持匕首围上来的少年,突然身体微微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微微点头说:“好,既然你要看到赵高人头落地,某就满足你们的愿望”

        李归说话之时一刀下去,刀刃从赵高的喉咙掠过,伴随着一股血水扑溅出来,躺在地上的赵高身体无意识的剧烈扭动几下之后彻底没有了动静。

        李归一只脚踩着赵高的胸口,双手抓自高的头颅使劲儿一转,只听一阵卡卡擦擦的声音,赵高的脑袋被活生生拧了下来。

        “噗通~”一颗血肉模糊的脑袋咕噜噜滚动到陈勇的脚下。

        “你们回去告诉侯爷,还请善待李归的家人,李归往日背叛他才有今日之祸,这次也算是弥补一下过错!”

        “你你到底是谁?”看着脚底下血肉模糊的脑袋,听闻乞丐说的话,陈勇感觉浑身有些发冷,握紧匕首如同野狼一般喉咙发出沉重的喘息。

        “你说我的名字,侯爷自然知晓,禁军马上就会来,如果禁军抓不到凶手,必然会满城搜索,说不定最后会连累到侯爷,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快走!”李归一把抓起赵高的无头尸体往后院深处走去。

        “走~”

        陈勇咬咬牙收起匕首,用一块黑布将赵高的脑袋裹上之后带着一群少年往外院奔去,而此时外院已经火光冲天,不光荆棘野草噼里啪啦燃烧起来,一栋厢房也在夜风中被点燃,浓烈的火光在夜色下看起来异冲晰。

        火光之中一群少年快速往外奔跑,很快就翻出院墙逃脱的无影无踪。

        而在赵府中越来越明显的火光之中,已经能够听见有远远近近有尖厉的警笛声传来,同时还有大吼救火和叮叮哐哐的敲锣的声音。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