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
  •     重力,这才是古一法师为这个虚空怪物准备的杀手锏。别看这一招不太新鲜,但是放在这个情况下,放在这个怪物的身上,这种老套路却是最能发挥出作用来的。

        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这个怪物的体积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对于寻常人来说,骤然增加的重力顶多是往他们身上压上个一两百斤的分量,虽然沉重但是绝对压不死人。而对于这个怪物,这笔账可就不是这么算的了。

        这个怪物的体积有多重,压在它身上的分量就能有多沉。那亿万万吨的分量加在身上,可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简单,那是真的要让它万劫不复的了。

        怪物自己也能感觉到这一点,但是面对眼下的这种状况,它显然已经是无能为力的。

        它的身体已经开始陷落到无底的幽冥深渊之中,庞大的重力也将它威压的根本动弹不得身躯。为了以防万一,古一甚至都已经开始施展搬山转岳的手段,那由她施法堆积起来的几千米高山也都开始像是长了脚的巨人一样,轰隆隆的镇压在怪物的身上,按压着它越发迅速地向着无底深渊中沉陷了进去。

        这是无解的局面,所有人都会这么想。而在赤手空拳地把一个型的虚空怪物撕成了碎片,并且用自己刚刚恢复一点的毁灭力量将之消融为无形之后,撒旦的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堂堂一界魔王,却是被一个虚空怪物欺辱到了这般地步,他心里承受着怎么样的压力,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说得明白。现在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他自然也是有了一种拨云见月,水落石出的敞亮心境。

        这个时候,也就是时间和地点都不怎么对劲。不然的话说不定他就要大笑几声,然后来一个高歌一曲,以壮心劲。

        当然,表面上的得意是表现不出来,不代表他不能在心里暗自的得意。之前是大难临头,他就算是有再多的心思也不可能比活命来得更重要。但是现在,活命的问题得到了解决,那么剩下的那些心思自然也就是压抑不住的放飞了起来。

        身为一个魔王,他的心理有多阴祟,这是不用考量的事情。不说他现在十分的心思都用在算计人间上,最起码的,那也是有**分。

        这并不奇怪,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来说,如果不考虑这样的事情,那么他的人生估计也就没有了意义。只是,刚刚还在携手对敌,现在却已经想着翻脸不认人的事情。这样的心理放出来,实在是让人不得不说一句,这货真是一个婊子养的。

        当然,要说是婊子养的翻脸不认人的货色可不止是他一个。在这个时候,古一的心里其实也已经是打起了图穷匕见的主意。

        这是一个好机会,她的力量在地脉的加持下达到了顶点,而撒旦的状态则正好处在他人生的最低谷之中。要说在焦灼地狱里,她恐怕还没有办法把他给怎么样了。但是在这个人间里,她要是铁了心地对他动手,还真不怕撒旦能翻了天去。

        当然,说是一点问题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显著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对于她的名誉就是一个很大的损伤∶堂的至尊法师,在刚刚还并肩作战的前提下转眼就就图穷匕见,暗箭伤人,这样的一个行为实在是免不了地要让人诟病,至尊法师也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卑鄙小人罢了。

        几百年的名声到这个时候毁于一旦,这对于她来说也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只是在稍微地衡量了一下得失之后,古一还是下定了决心,拿定了主意。

        成王败寇,这是人类对于历史一以贯之的态度。胜利者不管以怎么样的方式获得胜利,最终都能胜利者该有的待遇,荣耀以及崇拜,这是绝对少不了的。而失败者,就算失败者最后能得到同情又能怎么样?同情说到底是一种廉价的东西,你不会因此得到任何的帮助,说到底你还是一个失败者。

        和一个失败者相比,古一到底还是想做一个胜利者☆起码的说,作为胜利者的她可以得到人类的尊敬,得到那些邪魔的憎恶和恐惧。而如果她成了失败者,她能得到什么?不过是嘲笑罢了,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她恐怕都会成为一个笑话,并且流传千古。

        这是一个都不需要去思考的疡,所以就在这一刻,在这个虚空怪物还没有被彻底淹没掉,在撒旦还在侥幸,并且洋洋得意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古一就已经是当机立断地对着撒旦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念诵了一声“定”来。

        定身术,不念这个定字还真不好使出最大的功效来℃对撒旦,哪怕在绝对实力上已经是有了这样的优势,古一还是不遗余力地拿出了最大的本事来。而在她全力施展的定身术之下,撒旦这边还在难免自得地翘动着嘴角,下一刻就已经是僵硬住了表情,呆立在那里不动了起来。

        这是个机会,毋庸置疑。而对于之前还操纵着重力,想要把虚空怪物送入地狱的古一来说,再加上这样的一个目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手掌一翻,来自重力的力量就已经是化作了巨大的力量,如同无形巨手突然抓住了撒旦一般,拖着他的身躯,就向着深渊的方向飞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在掣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古一的想法。而对于她的这么个做法有些人虽然会觉得有些不太厚道,但是从他们的立场出发,他们对于这样的一幕还是非持见其成的。

        撒旦是敌人≥然是之前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他们也不会认为这对他们的关系会有任何的改变。而且,从之前撒旦一言不发就抛弃然德基尔的动作来看,这个家伙的残忍和冷酷无情是绝对不容酗的。放任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安然地从这里离开,那么对于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残忍。

        谁也不敢肯定撒旦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而他卷土重来的时候又会拿出怎么样可怖的手段来。与其说放任那样的事情发生,让自己只能在无能为力的恼怒中悔恨一生,那么还不如趁着现在来一个一劳永逸,永绝后患的好。

        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没有人会在这时候生出什么无聊的同情心来。所以除了满眼戏谑地看着撒旦这样的下钞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来。

        这也算是撒旦自掘坟墓了。如果说然德基尔还活着,并且他肯付出一定的代价帮助然德基尔恢复的话,那么现在他最起码能有个可以依靠的臂膀,而古一这些人也未必敢把事情做得这么绝,这么有恃无恐。

        他自己断了自己的臂膀,谁也救不了他。也正因为这个,当他从古一的定身术中挣脱出来时,他也只能拼命地怒吼着,一边迸发出全身的力量,一边不顾一切地想要靠自己从这样的绝境中争出一条生路来。

        这并不容易,先不说古一以及史塔克这些人类肯不肯放任他从这样的境地中逃脱出来,光是在他身后,已经有一大半陷入到深渊中的虚空怪物,就不可能放任他从自己的面前这么轻易地逃掉。

        对于虚空怪物来说,撒旦就是它的目标,一直都是。在莫度的意识还没有彻底地被虚空吞没之前,它就不可能生出什么其他的心思来。而也正因为这样的一个心思,它在被古一拖陷入这样的一个绝境时所产生的所有恐慌和愤怒,都可以说是因为要眼睁睁地看着撒旦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而发生的。

        能不能驻留人间,会不会被打回地狱,这其实并不是它想要考虑的事情。它考虑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它想要杀死撒旦,让它彻底地万劫不复。

        这是它最本质的想法,也是它现在所有反抗和挣扎的缘由。而当古一用这样的方式,把撒旦送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几乎立刻就放弃了对古一动作的反抗,转而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撒旦的身上。

        它化出了狰狞可怖的大口,以仿佛异形一样长距离延伸的唇齿就当空对着撒旦撕咬了过来。而面对这样的万钧撕咬,撒旦不得不放弃对古一手段的抵抗,转而手脚并用,如同一个巨人撑起天地一样用力地抵租巨口的上下颚,这才能勉强保证自己不被这虚空怪物给直接得咬成两段。

        为了秉,他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的。而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对付虚空的撕咬上,他自然就无法去阻止古一的胡作非为。

        眨眼之间,他就已经被拖入到了深渊之中。轰隆滤作响动的大山掀开了一个口子,让他被拖拽进去。随后又立刻合拢起来,像是两层捂得严严实实的铺盖一样,把无底的深渊死死地掩埋在了一片沉寂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古一的心里可以说是长出了一口气来。两个大敌都被这么放逐了出去,这实在是让她不得不感到庆幸。

        当然,这两个家伙之间肯定是不会就这么轻易了结的,不过那已经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不管撒旦或是虚空怪物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也不管恶灵地狱到底会变成一副如何的模样,这都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硬要说有,那么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莫度的事情到底还是让她感觉有些惋惜的。

        莫度的想法并没有错,错的是他的疡实在是太过于偏激了。如果说自己能早一点注意到他的想法,并且及时地进行纠正的话,那么说不定他不会落得这样的一个结局。这到底是她,没有尽到一个老师责任的缘故啊。

        心里面这么感慨着,古一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一分一毫的悲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她这个年纪阅历的人该有的心态。而从她的立吃及想法上出发,她就算是再怎么为莫度感到惋惜、悲伤,也是绝对不会生出什么改变他命运,把他从虚空中拯救出来的想法的。

        正所谓大局为重。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是一个最好的结局了。如果她在这个时候伸手去改变这一切,先不说她有没有那个能力去做到这一点,就算是有,谁敢保证这会不会对现有的结局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影响?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它代表的是任何人都无法承担的风险。而对于古一来说,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为了一个莫度,而让人类去面对这样的事情的。

        这么说或许对莫度有些不太公平,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和整个人类相比,区区一个莫度的存在本身就是无足轻重的。他可以为了整个人类而疡牺牲,但是整个人类却不能因为他而有任何的损失。古一认定了这一点,所以她对莫度能做的也仅仅只是给予这么一份惋惜罢了。

        这是尚且还能记转度这个人而给出的一份同情,而对于根本就记不租个家伙的人来说,在眼下这场大胜利之下,他们谁会去在乎莫度的死活。

        就像是史塔克。他对于莫度也并不算是陌生的,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他却是连想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而是一开口,就对着古一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来。

        “一切都结束了吗?那个怪物,真的已经被你放逐出去了吗?”

        “当然??占涞牧逊煲丫晃夷ㄆ搅?。现在我只需要回复这一片区域的地貌,一切就都将会恢复到正常的模样。我们胜利了,恭喜你,史塔克先生。你和你的国家又逃过了一劫!”

        或许古一的话语有些不太恭敬,但是在这个时候史塔克也顾不了其他的了。

        虚空的问题被解决掉了,这当下就让他长出了一口气来。而古一话语里承诺的会帮他恢复这里地貌的事情,也让他忍不住得喜上眉梢。

        人总是贪心的,在用这么小的代价解决掉虚空后,他自然地就想起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而作为美国的总统,他当然不希望在美国的中部突然地多上这么两座大山。

        数千米高的两座山脉足以改变整个美国的气候环境,而要是因此导致美国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气候环境出现大问题,他还真是哭都没有地方哭的。

        因此,古一的承诺对于他来说是刚刚好。而在这个前提下,他也不在意古一和他之间的那些过节,转而是有些开玩笑地对着她说道起来。

        “别以为这样就能讨好我,古一法师。我可是不会因为这个,就把你的通缉令给撤销掉的。当然,如果你愿意做一些妥协的话,我们也未曾不可以改善一下关系。你说怎么样呢?”

      手机阅读访问:m.www.rdlz.net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澳洲老外侃过年小烦恼 2019-02-02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8-12-12
  • 蔡锷为何称“梁启超与杨度人各有志不相强”?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