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薪过万白领辞职回乡养鸡 亏数十万后回城找工作 2019-05-21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5-12
  • 银行理财收益连续两周上涨 互联网宝宝跌破4% 2019-05-12
  •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颁奖礼:《白鹿原》获最佳电视剧奖 2019-05-11
  • 网售私房粽游走法律边缘 监管需与时俱进 2019-05-11
  • “互联网+”深度应用:力推江苏绿色生态体系建设 2019-04-30
  • 临安市:建设平安边界协作机制 2019-04-30
  •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
  •     第十三章盗墓同盟

        众人都不再说话,目光落在那具尸体上,一种名叫惊讶和恐惧的东西在他们心中如藤蔓植物般蔓延滋长。

        凯撒的脸色一点点变得惨白,如果曼拉已经死了两千多年,那么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待在他身边的,就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殷漓走到尸体边,仔细检查它的每一个关节,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回过头来狠狠地看着凯撒,说:"这具尸体的关节都已经无法活动,如果他真的跟着你来这个地方探险,浑身的骨头早就已经散架了,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

        森冷的目光移过来,殷漓却毫不害怕地回望,秦雯死了,死亡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她现在的状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你什么意思?"凯撒冷冷地问。

        "从来都没有什么曼拉。"殷漓冷笑,"他不过是你臆造出的人物,是杀害小雯的借口!"

        凯撒的眼神更加阴冷,闵恩俊依然是满脸妖艳的笑容,缓缓说:"殷小姐,很抱歉,你似乎错了,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地看见那个叫曼拉的老人。"

        "还亲眼见他对你的朋友施降头术。"米勒面无表情地说,殷漓心里又是一痛,这几天小雯到底受了多少苦?

        眼泪止不住地流,她狠狠地瞪了米勒和闵恩俊一眼,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他的同谋?"

        司徒翔知道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试图走过去拉住她,但已经晚了,她从随身的小背包里取出一只小指头样的玻璃瓶,狠狠往地上一扔,随着玻璃的碎裂声,司徒翔身体的温度也降到了零下数十度,他知道,这东西绝对比"附骨之蛆"更加厉害。

        他突然有些想逃,虽然这样做很丢脸。

        一道烟雾从玻璃破碎的地方弥漫开来,转瞬间天台上便烟雾缭绕,米勒三人是雇佣军,立刻就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生物武器,带着闵恩俊以极快的速度退到门内。

        只不过数秒之间,就有了这些变故,凯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白色的烟雾包裹,他浑身一震,仿佛落入了一片完全的黑暗之中,比黑夜还要纯粹的黑,就像是死亡。

        那一刻,他以为自己中了剧毒,已经死了。

        但是,他却还有意识,这种感觉,令他几乎发疯。

        司徒翔也陷入这样永恒的黑暗之中,无法自拔。忽然之间,从黑暗的天际射进来一束光,仿佛通往天堂的路,一只手顺着光明降临,他欣喜若狂,连忙抓住那只纤纤素手,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到殷漓的脸,满是泪痕,在夕阳之下漾起一丝艳丽凄迷的美,梨花带雨。

        "你没事吧?"殷漓问。

        他的目光扫过天台,看见凯撒还站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双眼圆睁,仿佛被人点了穴。然后,她看见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不可能站在面前的人。

        秦雯。

        "嗨,司徒翔,好久不见。"在他的目瞪口呆中,秦雯笑着和他打招呼,活力四射,一点都不像已经死了的人。

        "你……"司徒翔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很怪异,像是憋着一口气,怎么都吐不出来,"他刚刚用的是空包弹?"

        "是。"秦雯的笑容人畜无害,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司徒翔头痛起来,伸手揉着自己的额头,回头望向站在身边的殷漓,"你一早就知道?"

        殷漓的眉毛跳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说:"在抱她的时候发现的,她胸口的根本不是血,而是西红柿酱。"

        "嘿嘿。"秦雯从衣服里取出一只破掉的塑料袋,"这是我在乌尔村外的集市上做的,一直带在身边,原本是想借假死逃跑,没想到却救了我一命。"

        头更加痛了,司徒翔突然觉得,女人太聪明了,果然不是好事。

        "那刚才的烟雾……"

        "石化之雾。"殷漓擦了擦腮边的泪,说,"谁叫他欺负小雯!我不过是-小小-地教训他一下罢了。"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 月薪过万白领辞职回乡养鸡 亏数十万后回城找工作 2019-05-21
  • [雷人]中国人啥不炒?古董、字画、票证、君子兰、普洱茶、大蒜……凡是有较长保存时间的东西,都有人炒! 2019-05-12
  • 银行理财收益连续两周上涨 互联网宝宝跌破4% 2019-05-12
  •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颁奖礼:《白鹿原》获最佳电视剧奖 2019-05-11
  • 网售私房粽游走法律边缘 监管需与时俱进 2019-05-11
  • “互联网+”深度应用:力推江苏绿色生态体系建设 2019-04-30
  • 临安市:建设平安边界协作机制 2019-04-30
  • 环保约谈濂溪区主要负责同志 谢一平要求立行立改真抓真改 2019-04-20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四辑 2019-04-20
  • “青春中华”理想的先行者(党史一叶) 2019-04-15
  • 前5月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178.5亿件 收入2236.4亿元 2019-04-10
  • 香港旅游重现精彩前景可期 2019-03-21
  •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03-21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9-02-24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02-24